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换房惊魂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2:03: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换房启事:现有旌旗路二层小洋楼一百一十平米一座,各项齐全,欲换五龙路边七十平米左右公房。靠近医院者优先考虑,暖卫不限。有意者请致函旌旗路3号信箱收,恕不面洽。  苏秦已经是第二次读到它了,次是在一周前的晚报上。虽然他的住处符合这则启事要求的“一切”条件,可在苏秦看来,癞蛤蟆吃上天鹅肉的美事在小说里都看不到,更何况这不容人有半丝幻想的现实生活中。所以,他对这则动人的广告并没太往心里去,一笑置之了。可想不到的是它如影随形,居然又出现在苏秦上下班必经之路的电线杆上,而且字体醒目变大,愈加有力地阻挡,逼迫,诱惑着苏秦。  也许命运就是这样来改变一个人的?苏秦心动了。自从父母去世,他就独自一人空守着这栋阴暗潮湿的房子。在这个找女人容易,找房子却难上加难的现代化商业城市里,能拥有这般还未开发的固定方寸之地已经很幸运了,何况对于一个不善交际的普通上班族兼文字爱好者来说,只要有足够的角落以供栖身和堆砌书籍,其余的根本都无可抱怨。只是每日每夜要承受左邻右舍的嘈杂搅扰,孩童哭闹,妇人碎语以及马路上各种车辆滚雷般的澎湃声。所有的这些都使苏秦寂寞的心时时感到卑怯和不安。  一张白纸,一个信封,两枚邮票,寄走怕有负机遇的自慰后,苏秦还在嘀咕着,多久没寄过信了?这年头还有用书信联系的,启事上连个电话号码都不留,难不成这洋楼主人连个电话都装不起?唉,不管了,信已发出,一切随缘吧。苏秦苦笑了一下,与其说是希冀微渺的成功,不如说是为了摆脱无端的妄想。  三天之后的中午,苏秦的房门被一个老人敲开了,见到苏秦之后,老人指着门外那个很破旧古老的信箱问道:“请问您是这信箱的主人?”“你是……”“旌旗路3号。”他微笑着说。  想不到,命运真的来叩门了。  这位瘦小的老人年近六十,精神却很矍铄,戴着眼镜,一派学者风范。在邻居们羡慕的目光下,苏秦领他走进促狭的陋室。他莫名兴奋地扫视着几乎堆到天花板的书籍频频点头:“读书人!好,好啊!”接着又问:“这里离医院近吗?”  苏秦推开窗户,正对着的就是医院的太平间。  “哦,好。”老人不断地估量着,自语着,似乎相当满意,临走又约了苏秦回访的时间。    二  第二天,苏秦来到了旌旗路3号。在僻静幽雅的旌旗路上,这幢灰白色的仿西式楼房孤零零地矗在路边,任懒懒斜阳投下寂寞的阴影。苏秦按下了门铃,不一会就听到了下楼的脚步声。门开了,老人双眼放光,似是欣然于苏秦的如期赴约。  底层没有居室,空阔地停放着三辆自行车。走上弯曲平滑的楼梯,拐了一个小弯,苏秦的眼前忽然就为之一亮。这是个小客厅,布置简洁却不失高雅韵味,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流泻进来,在地上,镜子里四处反光。平滑如镜的地板明澈照人,清晰地映出苏秦瘦高而略显落魄的身影,让他不由生出了一种格格不入的拘束感。苏秦仿佛失了重心,不敢动弹,心里一阵忐忑:难道这就是我未来的家?  老人牵引着苏秦来到了一间居室门口,门没关,屋里很暗但灯却没开,微弱的光线下一位苍老干瘪的老妇剪影般地坐着。苏秦一楞,但接着回神过来,他拘谨地欠了欠身,算是跟她打了招呼,可是那老妇却似没看见般毫无反应。  “对不起。”老先生疾步过去,握住她的手,扳动着她的手指。老太太顿时荡起了慈蔼的笑意,不断地点头,口中哦啊着示意苏秦坐,原来是一位又聋又哑的老人。  苏秦局促地坐在那里,偷偷打量着这间跟自己原住处相比显得宽阔的多的居室。家具之类的布置颇为简朴,书架上一排排的生物学书籍也再一次证明了老人的学者身份。遇到一位知识分子,这一点总算打消了苏秦心里的那份畏惧和惶恐。“怎么样,年轻人?你还满意吗?”老人端了茶来,笑容可掬地问道。“其实不用来看,我就满意了。”“这么说我们的交易有希望成功?”  “不。”从嘴里冒出这么个字,苏秦自己也吓了一跳,“这不可能,太不可能了。”  是的,无论地段,面积,环境还是别的随便什么,这都是一场以虎换猫的交易,不可思议。  “年轻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人沉吟着,收敛起了笑意,握住身边那位看去比他老得多的妇人的手,“你看见了,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生命里珍贵的礼物。可她的病很严重,附近又没有医院,上下楼梯更不方便,我总觉得这里对她充满着危险。我想,世界上总还有比房子更加重要的东西啊。”  苏秦怔住了,在他孤寂的人生中,第二次感受到了伟大爱情的震撼,而那次,正是他尊敬的父母让他领略到的。“我看准了,你是个读书人,是我的同路人。”老人缓缓地说道,“我们膝下……无子,守着这么大的空房子能做什么呢?给了你,倒还可以干出一番事业来,这房子也算真正物尽其用,我们权当积了一点阴德,死也安心哪。年轻人,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呢?”  怎么回答他呢?此时此刻苏秦双眼已经噙满了泪水,喉头早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惟有使劲地点头……    三  几天之后,苏秦便搬了家。因为双方都没有太讲究的贵重家私,所以一切就显得迅捷简单。苏秦叫了几位同事帮忙,不一会儿就利索搞定了。  仰倒在软软的床上,惬意的苏秦仍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从今以后,他可以关了门,静静地在灯下读书,不会再有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更不会再有大人吵骂孩子哭闹的厌烦打扰了。这一切,难道不是个梦吗?苏秦惴惴地望向门口,此时此刻,老人会不会推门而入,声明反悔呢?  可天花板上那黄黄的是什么呢?哦,一滩水渍。它怎么看着象,象……晕,它怎么那么象一个骷髅的头骨!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切都很正常。第七天的深夜,说不上是几点,苏秦睡得正香,忽然间脸上觉得痒痒,接着有什么东西从脸颊上爬进了嘴里。朦胧中苏秦用手去摸,那手感却吓了他一跳。不容他全然清醒,又一个这样的玩意跳上了额头。苏秦连忙伸手打开床前的台灯,刹那间,眼前的一切骇得他大惊失色:墙上,地上,桌上,床上甚至在掀起了一角的被窝里,在所有视线所及的地方,数不清的蟑螂们在爬行蠕动,耀武扬威,房间里布满了移动着的黑色的斑点。  惊悚的寒意从头皮直麻到脚底。真是活见鬼了,难道它们都是从水管或者下水道里钻出来的吗?  不断的有蟑螂跳到苏秦的身上,脸上,它们健壮肥硕,有一只竟然肆无忌惮地朝他的鼻孔里钻。苏秦狠狠的把它抓下来捏得体浆迸裂,在内衣上擦了擦手,俯身捡起一只拖鞋握在手里,使出浑身力气向四周的蟑螂们打去。噼啪噼啪,噼噼啪啪,苏秦嘴里念叨着:送给所有搅扰我睡眠的蟑螂们,送给所有啃噬我书本的蟑螂们!  苏秦用了的力气去拍打每一只蟑螂,不知过了多久,这群不可一世的家伙们终于或死或残或逃,在地板上留下了一片黑压压的尸体。消灭结束,苏秦喘着气瘫倒在床上,疲倦无情地袭来。  稍加梳洗,苏秦再入梦乡。可没多久,脸上又觉得瘙痒,额角、腮边和肩头也同时痒痒起来,耳畔更不间断地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嗡嗡声——是该死的蚊子!苏秦纳闷,这是什么季节啊?怎么蟑螂蚊子这么早就开始活动了?  第二天上班,苏秦一如既往跟同事们热情地打招呼,可每一个招呼过的同事看了他一眼后都呆楞在那里,象被施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动,几秒钟后终于齐齐爆发出一阵畅快而放肆的笑声——苏秦以他面目全非的花脸,成为了当日公司里的搞笑明星。    四  拥挤的马路上又多了一张愤懑的脸,苏秦因为自己的无辜受害而义无返顾地加入到了憎恨人性虚伪的浩荡大军里去。超市里,他接受了促销员的每一个建议,几乎把所有牌子的杀虫剂都要了。回到家,苏秦把它们统统喷洒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嘴里犹在嘀咕:我倒要看看,今天你们还有什么招。  夜已很深,看来没有什么问题。杀虫剂强烈的异香不要说蟑螂蚊子们受不了,恐怕到明天早晨把人也熏倒了。铺好床,脱了鞋,正要躺下去,一阵长长的门铃声划破夜空。  这么晚了,会有谁来?苏秦穿上拖鞋,开了房门,噔噔噔朝楼下走去,心里还庆幸自己只住在二楼。  打开大门,迎面而来的只是一股呼啸的寒风。“谁?有人吗?”苏秦觉得诧异,索性走了出去四下张望。“哇”的一声,苏秦顿生寒意,定睛看去,原来是一只受惊的野猫倏然窜过。  空荡的马路上寥无一人。  见鬼了,莫非野猫成精了按铃不成?苏秦满腹狐疑地往回走,刚到门口,又发现一件怪事:他下楼去开门的时候,分明在房间里打开了一盏小灯的,上下一个来回,这灯怎么就灭了?  这是哪门子的古怪?苏秦有些愠怒地朝漆黑的房间里走去,脚下却突然一绊,扑通一跤摔倒在地。凭感觉,苏秦觉得绊倒他的是好端端放在卫生间里的拖把。  咣当!黑暗里苏秦隐约看见有个人影一闪,显然因着他的回来,在惊慌中也撞翻了什么东西。“谁?”苏秦头皮发麻,壮着胆子问道。  悄无声息,没人回答。半晌,苏秦强自镇定,背贴墙根蹑手蹑脚地朝里摸去。在门厅走道的尽头有天花板吊灯的开关。  这短短的几秒钟显得那么漫长,空气仿佛凝滞了,苏秦几乎可以听见心跳的声音,只是不知道那是属于他的还是那个影子的。  几乎在苏秦触到开关的同时,他的头撞到了悬空的什么硬东西。啪嗒!灯亮了。一片光明中,黑影早已杳然无踪,头顶上的硬东西却因反弹又撞了过来,这一击险些使苏秦跌倒在地——那是一只真正的死人头骨!睁着两只黑洞,咧开一排尖牙,一如天花板上的水渍!    五  新的一天来临了,太阳重新露出它的笑脸。不过这一次苏秦期待着的倒是漫漫长夜。是的,等着夜幕降临吧,他打定主意,要亲手揭开这神秘事情的面纱。  早早地吃了晚餐,收拾停当,打开那盏小灯,虚掩了房门。苏秦在华灯初上的时分就离开了房子,趁夜色渐浓,躲进了马路对面的冬青丛中。这里正对着灰暗幽寂的旌旗路3号,可以清晰地观察楼底大门的情形,也能看到他那扇亮着灯光的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房门虚掩,诱敌深入;瓮中捉鳖,一网打尽。苏秦不禁为自己的这个主意深感得意。  旌旗路白天的行人本就不多,到了晚上更加稀少。偶有路人匆匆而过,也不会留心冬青丛中隐藏着什么。倒是一对恋人挽臂走来,发现了一个伏在冬青丛中欣赏月光的比他们更浪漫的人,苏秦带着三分对未来的紧张和三分即将成功的喜悦以及四分被窥视的快感冲他们一笑,这倒干脆,把他们俩吓跑了。  苏秦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大门,很多次都觉得那门仿佛要被推开的样子。偶尔的过客扭头看向房子,立刻就成了苏秦锁定的目标,可惜终还是令他失望了。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马路上人影越来越少。周围房屋的灯光先后地熄灭,只剩下苏秦的房间依然亮着,在黑暗的夜里显得那么刺眼和孤寂。苏秦感觉到了沮丧,但他还是提醒着自己要有耐心,奇迹往往就是在人们稍有松懈的时候出现的。他勉强着自己,可不多久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小小的失误:他忽略了冬青丛里咬人的虫子,什么防范措施也没有,他只好听任它们在睡意之外再加上一份残酷的考验。  “再坚持半小时!”苏秦命令自己道。  旌旗路死一般地寂静,连昨晚的那只野猫也不见了。  到了凌晨两点半,苏秦确认不可能有奇迹发生了。直起已经酸痛的双腿,揉着已经发胀的眼睛,他跌跌撞撞地朝家里走去。当他在台阶上迈起沉重步伐的时候,心里既颓丧又庆幸,颓丧的是自作聪明,结果搞得人困马乏,兵疲将倦无功而返;庆幸的是说不定恶作剧就此演完,噩梦一般的夜晚从今天起就结束了。  睡觉!苏秦脑海里只出现着这一个念头,他无力地推开虚掩着的房门,缓步上楼。打开卧室的门刚要进去,却猛然张大了嘴,刹那间呆定在了原处:房间里柜倒箱翻,遍地狼籍。所有可以打开的抽屉都被打开了,衣服乱七八糟地散乱在四处,瓶瓶罐罐东倒西歪地躺在桌上和地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书籍也被随意地扔在各个角落。更恐怖的是,墙上还有两个醒目异常的血手印;悬在中央的吊灯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具骷髅的头骨!  “是谁?究竟是谁!”苏秦全身的血液一起涌上头顶。他一个箭步冲到楼梯口,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究竟是谁象鬼一样躲在这屋里?他在找什么?他想干什么?苏秦恨不得立刻将他揪出来暴揍一顿,然后问个一清二楚。  就在这时,似乎是对苏秦心中疑问的回答,楼下再次传来了一阵长长的门铃声,令苏秦毛骨悚然的铃声,令苏秦丧失所有自信的门铃声……    六  第二天上午,苏秦向单位请了假,匆匆赶去五龙路的旧宅。他受不了了,他不再天真地以为天底下真的有好人良心发现。现在看来,老头子只不过是在躲避着一场可能冲他而来的灾祸。 共 890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表现症状会有那些呢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