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异界之爱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7:50: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轮暗红色的月亮挂在天空,一只雪白的兔子在岩石上蹦跳着觅食,到处是荒凉的沙土,树木极其稀少,一片青草茂盛的地方就是十平方的洼地。洼地里长了一棵布满倒刺的藤蔓,藤蔓像人手一样会活动,还会捕捉一些小动物补充能量。路过的生灵除非特别巨大的,基本无一幸免,都变成了藤蔓的食物。受庇护的就是那只白色的兔子,它在藤蔓下面挖了一个洞,可以自由地出入藤蔓周围。  很久以前兔子费尽心力从山火里找到了一棵种子,然后种到自己的窝边,天天给它浇水,精心地看护着它成长,终这颗种子成长为一种可怕的藤蔓,这个时间很漫长。兔子已经通灵了,藤蔓还是那棵藤蔓,其实藤蔓也在蜕变进化,一切都在变化中。藤蔓和兔子两个异类,就这样默默相守了千年,慢慢能用灵魂交流,有了人性化的喜怒哀乐。那个世界就是红月世界,一个万物皆有可能成为精灵,拥有进化能力的世界。  又历经千年的修行,终有一日,经过恐怖的六道雷劫,兔子变成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小女孩,肤白胜雪,黛眉如画。而藤蔓在帮助兔子蜕变成灵中受损极其严重,他抵挡了绝大部分劫雷的轰击。原本如金石般坚硬的躯体全被烧成木炭,已经成形的脸失去原有的模样,全身骨架有数不清的裂纹,与地面相连部分变成一片齑粉,只是依稀可以看见那个阳刚的影子。其实藤蔓这时已经在逐渐变成了一个高大伟岸的男子,还有十年时间就可以自由行走,完全化形成人。他不需要历经雷劫,是一粒种子时,他就在火海里苦苦煎熬了几千年,所以他的寿命远比兔子悠长。此刻他已经奄奄一息,小女孩看见他如此凄惨的模样,不禁泪如雨下。  “木头,很痛吗?”小女孩伸出雪白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焦黑的躯体,伤心地问道。  “小柔,你应该很漂亮吧,可惜我已经看不见了。别哭,俺还没死了。”只剩下一个黑漆漆躯干的藤蔓,在与兔子进行灵魂上的交流。  千年以来,它们从陌生到相识。在产生灵智之后,从生硬的沟通到相互的取笑,产生了莫名的情愫,并分别给对方取了特别的名字。  “木头,若没有你的帮助,我可能被天雷烧死,没想到这次劫雷如此厉害!”小柔轻声说道。  “小柔,当年你把我从火山里带出来时,我就熟悉了你的气味。然后暗下决心,一定要报答你。更何况……”藤蔓安慰着她,似乎有欲言又止。  “木头,我知道你的心意。从今以后,我就做你的眼睛,等伤好后带你一起去外面世界看看。”小柔扬起美丽的小脸,微笑道。  “小柔,恐怕我不能陪你去了。我的根基被烧毁,要留下来好好养伤,你既然已经渡劫成功了,那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听说那边很美,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以后等我伤好了,就会去那边找你。”藤蔓苦笑着安慰道。其实他基本没有存活下去的希望,化形失败就相当于渡劫失败,何况根基被毁,就是断了生机。不过他次向小柔撒了谎,让她离开这里,他就可以安心,然后静静地回归尘埃。  “是真的吗?木头哥。”小柔柔声问道,她一直想渴望去外面看看,那边有时飘过来的一些鲜艳的花朵,偶尔还有一些美丽的小生灵从天空飞过。听说那边的天空是蓝色的,还有白色的云朵,随处可见到很多珍贵的水源。小柔的眼睛里小星星在闪耀。  “哥?呵呵,小柔,你终于承认我是大哥了。”藤蔓开心地笑了,千年来次听到她这样的称呼。以前她从来不承认,要不就是不叫,故意气他。  “木头哥,你的伤真能好吗?别骗我。”小柔没理会他的取笑,认真地问道。  “嗯……是真的!你放心去吧。”藤蔓沉默了一下,坚定地说道,还忍着剧痛摇了摇黑色的手臂。  “不行!我要在这里陪你,等你伤好后才去。”小柔握着他的手臂心痛地说道。  “傻小柔,你去外面帮我寻些治伤良药,不是更好吗?何况这里毕竟是我的地盘,还没有什么能伤害我,你留下来也帮不到什么。”藤蔓苦心开导道。  小柔终于同意了,在木头的祝福中一步一回头,不舍地离开了红月世界,满怀希望远去了外界。  十年后,一个美丽的女子满脸喜悦地出现藤蔓生长的地方,她焦急地到处寻找着。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幽深巨大的地洞,周围一片死寂,除了尘土就是岩石,完全没了原来生机勃勃的模样。  美丽女子就是小柔,她已经长大了,身上挂着七彩的水晶物,头上插着飞翔的凤簪,显得光彩照人。久寻无果后,小柔盈盈的秀目中眼泪欲垂,木头哥,你去了哪里?现在怎么样了?小柔在心里轻轻地呼唤,她不惜耗费珍贵的灵魂之力去搜寻,每寸土每块石头,在头脑中一一滤过。  半个时辰后,小柔脸色苍白地坐在一块巨石上,不停地喘气。灵魂之力是她生存的本源,耗费一点点都需要百年的苦修才能修复,一旦使用会产生剧烈的头痛,其中痛苦非人能承受,所以除非涉及生命威胁,一般生命体成灵之后,不会擅自使用。  小柔目光呆滞地看着寂静的巨洞,泪水夺目而出。千年来,木头哥一直无怨无悔地照顾她,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提供食物,为她渡劫成人而不惜自己的性命。十年来,她从外界费尽心血买到了一瓶生命之水,希望能治好木头的伤,她何尝不知道他的伤有多严重?那是毁灭的伤啊!  目光落在幽深的地洞,小柔突然一阵惊喜,莫非木头哥在下面?她撑起虚弱的身体,拿出一颗耀眼的明珠,轻飘飘地跳入地洞里。大概一个时辰后,小柔才落到了地上,洞里充满了腐烂的味道,当年的劫雷终把这块结实的地面损毁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下沉如此之深,可见当时雷击的力量是多么恐怖!想起这,小柔全身不寒而栗,那时木头坚固庞大的根基全被摧毁,现在小柔才深切感受到了这种力量是多么令人绝望!若无木头的舍命全力守护,她肯定会被天雷化为飞灰。  小柔盘坐在地上,忍着头脑撕裂的痛苦,全力催动灵魂之力,开始在宽阔的地洞里寻找。良久,一声闷哼,一丝血红从她嘴角流出,小柔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还在睡梦里的小柔,似乎听见一声遥远的呼唤,灵魂里传来一些熟悉的声音,小柔苍白的脸终于有了动静。她惊喜地醒了过来,耳边熟悉的声音却断了。大概确定了方向,小柔拼命地朝地洞深处奔去,美丽的脸庞蒙上许多灰尘,她毫不理会。  黑暗中一蓬幽蓝的光芒突然映入她眼中,只见地洞一处高高的岩石上,一团蓝光流动不已。小柔感受着那种熟悉,没错!木头肯定在里面!她急忙仔细地观看着不停旋转的蓝色光晕,希望能看清楚些。  “是……你吗?小……柔?”蓝光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呼唤,一丝久违的灵魂波动传了过来。  “木头哥!你怎么样了?我是小柔……呜呜……”小柔情不自禁地叫道,不由放声大哭。  “还能等到你,哎!真不容易!我以为在耗费所有的力量之前,再也见不到你了。哈……哈……”这时声音流畅起来,伴着喜悦的笑声,蓝光像跳舞一样高兴地翻腾着。  “木头哥!不是说好了,你要等我吗?以后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你不能反悔!”小柔流着眼泪地飞了上去,高兴地埋怨道。  “呵呵!小柔,我的灵魂已经差不多燃烧完了,还有的灵智努力保持着,终于等到你来了,我的心愿已了……当年,我的生机就断了,那时骗了你,对不起啊,小柔。”蓝光恢复了平静,一声道歉传来。  “不行!木头哥,你不能死!你看,我给带来生命之水,能治好你的伤!”小柔急忙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挥舞着说道。  “生命之水!唉,小柔,你始终没有忘记哥,我就满足了。若是当年有生命之水,我还有希望活下来。可惜,我的本源差不多燃烧完了,生命之水极其珍贵,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能等到你来看我一眼,哥就很高兴。”  “木头哥,你若死了,我就用灵魂之力,把这里炸为平地,让我们永远埋在此地相守!”小柔扬起凄美的脸哭泣道。  “小柔,你又何苦了?几千年的苦修可是不易……”一声叹息传来。  “木头哥,我是说真的!当年若无你,也就无我,我就在这里永远陪着你。”小柔坚决地说道。  良久,蓝光的光芒暗淡了下去,似乎经过了一番思考,蓝光传来一声歉意道:“小柔,办法还有一个,不过你必须在这里守护千年,你可愿意?”  “真的吗?木头哥,那怕万年,我都愿意!”小柔惊喜地叫道。  “呵呵!小柔,你真傻。把生命之水倒入我的灵魂之中,我估计要用千年的时间吸收它。千年后,我就能重新站起来,恢复人形。在此期间我会永远沉睡下去,陷入无我状态,不能受到任何伤害,否则我将会消亡。任务非常艰难,小柔,你真的愿意?”  “我愿意!木头哥!”小柔坚强地点了点头,当年木头哥可是守护她几千年,她现在为他守护千万年,又有何妨?  随着一声幽叹,蓝光逐渐熄灭,乳白色的生命之水散发出迷人的香味,缓缓地注入了蓝光之中,一切恢复了平静。  小柔美丽的脸上浮现一丝微笑,她端坐在地洞中静静地想,千年啊,应该比做了一个梦稍长一点吧。         共 33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前列腺炎为什么难治疗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理财 微信里的小程序怎么制作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