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华语小说解剖室的歌声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54: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这里是一座医科大学,校园优美恬怡,六月初的一天,下午2点三十分钟已过,教授带领这全班学员,来到了解剖室,在这里给同学们讲解——实际人体知识课。  解剖室的地理位子建在这校园的外围安置在地下,地下室的规格是长长的道路道的两边就是陈列室,左右大小安置了十多个房间,道中,和各个陈列室里的日光灯常年不灭,是慰死者亡灵?是怕同学们的惊恐那就不得而知但谁也不曾考虑此处问题。  解剖室的前方是一片小树林,小树林的前方是储藏室,储藏室前方是洗衣室,在往前就是男生住处在偏向前几十米处就是女子宿舍。  听讲课的学生,男男女女在二十多名之中,教授站在一个手术台前,台上一具横在众人面前的是,早已经被福尔马林处理过的男性干尸。他的五脏六肺全部裸露外面,已被教学之用,各个神经都不在它原有的位子之上,那似白略灰暗的神经也都暴露的格外明确、清晰,这具尸体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原貌,早已失去了弹性不似腐尸那么狰狞他脱离了药水的侵泡,他的细胞丝丝缕缕在分解在融化。  教授仍在指指点点给他们、她们上课,不断用指儿指点什么是神经有关于神经折断怎样接上,还有知识性的医学知识,同学们都仔细入心听教授在讲。有得竟敢伸手查看老师所讲说的怎样来接找人的神经,神经它是什么样,这尸体与活人有什么大不同之处,老师的耐心,同学们听的不但认真多多问题提向了教授,教授一一作了详细的阐述,好生动的一堂解剖室里的讲课。竟管解剖室里阴气重重陈列着各式各样人类的教学器材,原本都是活生生的人儿,在特定的时间他们、她们殒命成了标本。在这一室室满装满摆着陈列,不管你向那个方向去看定会令你毛骨悚然,有这样一句老话说:“人死赛猛虎,虎死赛绵羊。”活生生的真气一但走逝,只留下未烂的泥骨。老师还在讲,学生还在听。解剖室里的这些教育人体标本得魂魄都在安详的沉沉沉睡,有的却慢慢在清醒,那脚步轻的连他们自己也未曾察觉静静静。  静静静,静得连针儿落到了地尘都能听的真真切切,仿佛一切都在安睡,都定格在这特定的时候。风儿隐退了风翅,光亮收起了金辉。天真静,夜却好沉好沉,沉沉落降。天幕他今夜却爱恋般把那黑黑的帷幔重重落下又加了黑黑的一道屏障,他还怕人们不够温暖却把他自己仅有的一件大氅他也脱下,帷幔更厚更暖了,使这个夜晚不仅安宁又很寂寂,凝凝的夜,黑黑的天,突然:突然……  突然,突然有一种沉睡,他不在沉睡。这个属于他们的夜晚来临啊!……啊!……啊好香的人气,久违的梦缘,是我们复活的季节时刻。恐怖略空铺陈强大的暗流阴风刮起,阴森森,鼓涛兴浪般席卷开来。  一个身影,一个身影悄悄,悄悄悄悄被包围,紧紧,紧紧,紧紧就要缠绕,血盆大口,带血的獠牙滴滴血浆滴落啊!  ……快躲开,开…  她,还在记,“王嫣然”她还在写,她还在翻看教授讲过的一切,同学们的身影在她的脑海晃动,有的和她一样认真的听教授讲解在记笔录,有的跟着教授的话语在查寻翻看那具人体标本,她也大胆的用手翻看领悟,沉思暗暗学习。着,这些的学生,他们、她们想知道更多的实地考察经验,没有一个面孔成为惧色,这就是学医的胆略,就连女孩子教授也一样打造成这样,尤其是外科。  她还在沉思,她还在思想。遐思把她带走的很远很远,她还在按照教授的讲解加上自己的知识在拓宽知识本领道路。她自豪的把自己的灵感记存在上面,已被日后留用。这珍贵的心得理论与实现的产物,她高兴自己今天求的实践来证实自己的观点和自己的学识,她的遐想在高升,她的思维在翻新好惬意的学习氛围和思想境界,这温馨的学习环境她醉在这不该醉的地方。  夜真沉,沉的连他自己将要睡去,谁的鼾声搅起了学习者的神经啊!啊!真静!这灯儿为什么比原来更为明亮,静,好寂静。她,王嫣然她向自己的手表看去,啊!“十九点半”咦!他们那?同学们?教授?啊!  惊恐之疑,当她完全清醒,走出学习氛围。啊!解剖室,解剖室里只有她、自己,孤零零。  一个身影飞奔出解剖室门口,奔跑在走廊之上。她的身后却有无数鬼魂在狂追,在走廊的上空,在前后四处之间,在各个日光灯里,瞬时落下万万千千,呐喊着,嘶嚎着,鬼笑着,狼哭着,鬼嚎般乱作一团。  她,她顿感:这,哪,这里与哪厢凡是在她周遍的景景物物顿化各个厉鬼,齐扑奔向她就要把她撕碎抓烂,她在惊恐中思想,她在阴森森狂奔,好似她的肉体像碎布片散散落落被他们扯下撕落飘在地下,她早已看见觉察满地满景都在闪着血光,挪着那恐怖得肉体,飘来荡去。她疯了没命的疯跑,疯跑,疯跑。啊!她看见了奇迹!是两扇合关上的大黑铁门。  她、不在害怕双手用力向拒阻她生死存亡的大黑铁门用力扑去啊!啊!一震刺骨的巨痛,她被弹了回去,重重重重,重重摔倒在地上后仰着,她快速坐起。顿觉那软软的双臂早已不见了知觉,泪,倾盆留下。不死的心儿,她、王嫣然再度双手触地正要站起冲向那光明的门前,软软,软软的,软软的双臂,她使不上劲儿,可那钻心的疼痛顷刻间释放出无数根针齐刺向她的心脏。泪儿扑簌簌流下,流下,她坚强的忍住巨痛双手再度触地站起,心尖针刺般扯到了她的全身游走四荡的疼痛。  坚强的心:强忍住双臂疼痛,只听的咯嘣一声脆响是从臂下发出她真的站起来,再度冲向那阻挡她生死的黑黑的大铁们。啊!……啊!她又被无情的弹挡回来仍然重重摔坐在了地上。她她她快速爬起奔向那黑黑的铁门:她拍打,她猛擂,她纳喊,她咆哮,企图把声音传出让同学老师教授知晓,营救她出去,快快逃出这场魄散的梦靥。竟管手儿擂打的早已见了血色,她不觉,仍然狠命的拍打擂敲,重重擂敲,她竟用肩膀撞向那阻隔她的生死大门。  她她她,那里知晓。就因为这些人体标本阴气太重远远隔离了她们住宿地,纵有千万般嘶嚎那也是无济于事。她还在喊,她仍在捶打着铁门,那声音只能稍微缓解她、她自己的恐慌和心悸。她仍在怕,她仍在颤,颤抖的就要把力气用完。哀嚎的声音裹着嘶哑中传出字儿“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还在敲擂,仍在呐喊。咽喉干干有些疼痛,不死的心儿激励她:开门,开门“放我出去”出去……放我出去……  夜好沉,夜真静,不静的只有她——王嫣然。在有就是这些精灵——鬼魂!  开门……嘶心裂肺的哭喊……惨淡凄楚的悲诉……  二十二岁的花季……这、惊恐之夜,这憾魄的煎熬,干嚎音节悲怆震天久荡不衰,来往于尘寰。  她,她、她仍在喊可那音节却、低落了八度:开门,放我出去,放我……这嘶嘶胆裂哀哀不死灵魂……仍在呐喊——放我出去。  香魂散散,香魂散散,魂魄飘飘,魂魄飘飘,这梦靥的遭遇困困——魂飞魄散!    什么声音来自这般空前?就要把这活生生的——王嫣然生命灵魂吞噬湮灭?  鬼声还在大作,那厢还在狞笑,远远近近的幽灵,瘆瘆瘆,瘆人心脾,侵入膏骨。  她的灵魂一刻不得安歇,一声魄散的嘶叫,一个悲怆纳喊:“妈妈,妈妈,妈妈救我“啊!……啊!……啊!  她在卷缩,在卷缩,卷缩一团,双手抱住了头。好痛好痛,是从她的背后传来涌起快速流传四处,心跳在减速她听的见自己的脉跳,她看见了她不该看见的一切。在她的左侧间陈列室里摆放着各个时期的婴儿标本,都在福尔马林中侵泡此时她们都复活正围绕着她嚎叫已失去了婴儿的善良,阴森恐怖那似人形未能发育全的嘴脸更加狰狞正扯着她的衣角阿姨,阿姨在叫她,有的早已经把她的秀发抓紧,疼痛在头上传来,心跳仍然在减速。此时各个房间不断涌出鬼魂身影在嚎叫,在狂笑。她的耳宫灌满涌进更高的鬼哭狼嚎声音,盖过她的狂喊。她的身后,她的周围,她的上方,她的前方,就连那厚厚的黑黑铁门不间断涌出各个不分年轮,不分男女,不分年幼各个指甲滴血,狰狞面孔乱喊乱叫齐齐扑向她。那长长的指甲像巨钩万万千千同时抓向了她。那原本还有点像人的模样的身体,她看见了凸起的獠牙,她领悟了凹陷的不成人脸的可怕,那滴滴血儿还在凹陷中涌起就要落到她的脸上。在一声惊恐的惨叫中她再度昏厥。  她的眼前仍然是:越来越多的鬼魂,四处游走,那有头的无有肢体的,那有肢体的缺少半条腿的和少了一双臂的,他们她们齐齐扑向了她。在一声撕心裂肺惨叫过后她再度苏醒,是从恶梦中醒来,是在魂散中度过。卷缩的身体不能在卷缩了,小的使人心疼。她还想喊,嘶哑使她失去音节。那来自背后的疼痛,她顿感到是上千万支手齐齐把她的心儿掏出。  真疼,真痛,她感到血不再流淌在慢慢凝固,四肢好冷好凉慢慢就要聚到心间。体温仍在减减她只觉得双手抱住不是自己的躯体,这身儿真轻,她的神智却是出奇般清醒,她哀哀的再度睁开不舍离世的双眼回头看向那能给她勇气的日光灯,她快速还是把眼睛闭上,无数个狰狞面孔依然不间断呈现。她她她,她她她,使出全身的力量终于她喊出了声音凄凄惨惨是她的留恋——妈妈,妈妈……妈。  心、她的心缓缓在跳,周身的温度在点点降退,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寒冷。心儿,心儿真明朗,她知道自己就要死去,是在惊恐中死去,她,她她,怎能承受这阴瘆瘆的环境,就要在她气绝夭亡的时刻,突然,传出了人的说话声:“小妹妹,小妹妹,”  “小妹妹,不要怕,不要……怕”是一个:磁性非常好听年轻男子的音节。  啊!你是谁?  “小妹妹你不认识我了,我就是你刚刚学习做笔录的那个人体标本、的人儿,小妹妹,你,你的手儿好柔好柔被你翻看的各个部位没有疼痛,”  啊!你是?你……  “是呀:我就是教授教课时那个人体标本,你不要害怕,愿不愿意听完讲我自己的故事?”  啊!愿意,你讲你,你讲。  “小妹妹,我叫郝爱国,二十岁就在海岛服役”  啊!你叫郝爱国?你是海军?  “不,我服役时是守卫边防看守宝岛”  你们那里很美吗?海水一定很蓝很蓝  “是呀,我们那风景好美,我整天望着大海,但是我总也看不够”  你们那里艰苦不,多少战士守护岛屿?  “我刚上岛时是七个人,因为我们那是小岛不需更多兵丁留守,我们吃的东西用的东西都是执行给养人员送来,岛上只有一艏小舢板供我们使用”  啊,那,那那,那你是?  “你是问我怎么死的好你听我说:我的班长已经三十七岁,他一拖在拖不肯回家结婚,女方催的急促,皆因这里人员短缺,班长他、他走不脱婚期一在延后”  那,后来那?班长他结没结成婚啊?  “上级强令班长回去结婚,不想在他走后我的胃疼日益加重,那是我认为我很年轻只觉得岛上生活艰苦,挨挨就能挺过去。把心都用到了别处,守卫好岛屿算计着给养的分配”  啊!你是,你也是班长?  “那里,那里,有时要是刮起台风给养的船只不能下海我们的生活就得坚持在坚持”  兵哥哥,你们真好,有你们英雄的部队祖国就有希望,兵哥哥我赞美你们。  “惭愧,惭愧”兵哥哥在给我讲讲你们英雄的事迹啊?“小妹妹,我讲你听:我在这个岛屿服役已经五年,我们的祖国真美,我站在礁石瞭望我们的祖国,江山那真叫一个——美!”  你不要让我起羡慕的心里,兵哥哥你继续讲我爱听  “一望无际的海面接上了蓝空,可惜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要是在你们城里,要是有你这学习的氛围我定能用这美丽的景致,浩瀚的大海连上在美丽霸气的岛屿作出许许多多的诗篇”  兵哥哥你会的,现在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就是——美丽的诗篇!  “啊!是吗?这也算?”  是,算,算这就是我听到的美丽的诗篇。兵哥哥你你,你是怎样死的你还没有和我讲?  “班长走了,探亲假是首长特批一个半月,皆因为他太辛苦,把心儿全铺在边防身上,次次延误婚期,领导体恤官兵所以我们的岛上就少了一人,小妹妹你不知道,我们这一人也抵挡上了千军”  啊!那后来那。  “又有一个战士离开了海岛”啊!为什么?常期缺养导致他患了严重的肝病是肝腹水非常严重,他住进了医院”  那,那你,你的病情是怎样耽搁延误……说说:我是学医的讲我听听。  “起初我觉得我是胃病,依仗年轻的身体,挺挺就过了,吃了胃药稍加缓解,心上就不存这些”  你是怎样发疼啊?痛感是怎样说来我听?  “小妹妹,你真热心,就在班长要回来前五天,我痛昏了过去战友才发现问题的严重,竟背着我联系了上级首长,第二天不巨风浪险恶把我接到了部队医院,几天以后经各项检查,我患晚期胃癌”  啊!你你你……你……  有一种声音,在空中室内传播是好美的女子啼哭,有依恋,有不舍,有离怀的愁绪,又藏着那少女初春的情怀喃喃喃喃……喃喃在说:你就是这样死的…………生命…………生命 共 631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哪个治疗羊角疯病医院对照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