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龙印血魂 第七卷 第四章 昔日恩怨

时间:2019-10-13 00:00: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龙印血魂 第七卷 第四章 昔日恩怨

金狮和司徒淫雨紧紧地贴住陈二旦,不停地扫视四方,心中有些害怕,毕竟有人跟踪,他二人一点也沒发觉,证明暗中之人十分强大,

山顶颇高,四方比较空旷,却是沒什么人出现,陈二旦皱眉,

“切~~”

半天沒有什么动静,原來是虚惊一场,金狮和司徒淫雨当下放松下來,金狮十分不屑地道:“陈二旦,搞什么飞机,你是不是发烧感冒了,想吓唬我们是不,”

陈二旦不语,

突然,金狮和司徒淫雨一下子紧张起來,因为当下天空就有空气波动,波动十分强大,果然,几个呼吸之后,天空有人影出现,四面八方都是人,足有二三十人之多,将陈二旦三人团团围住,

“咳咳,”金狮当下道:“陈二旦,我可不认识你,你刚才说过的,”

金狮说着,和司徒淫雨准备要走人,只不过四面八方都是人,不好逃跑,不然这两个逗逼早就逃之夭夭,

來人陈二旦一个都不认识,全是太仙级别的人物,小乘太仙和中乘太仙各占一半,倒是沒有看到大乘太仙出现,二三十人将陈二旦三人围住,却是沒有一个人动手,

这时,陈二旦正前方,几人闪开一个缺口,一个人缓缓出现,这人,大乘太仙的气息,十分强大,不知是何人,來人缓缓在天空走來,却是低着头,看不清是何模样,然而陈二旦和金狮却是微微皱眉,这身形,有些熟悉,

來人微微抬头,露出他的面容,

“姜皓月,,,,”金狮当场叫了出來,而且是跳了起來,指着姜皓月愤愤不平地道:“好你个姜皓月,你居然还敢出现,”

姜皓月还梦晚秋他们四人,是早上仙界的四人,而且因为当初杀陈二旦有功,在太一门得到不少的好处和大力培养,现在的姜皓月,已经是大乘太仙的修为,足要以俯视陈二旦三人,姜皓月沒有理会金狮,沒有任何表情,他看向陈二旦,依然沒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当下如何开口,却是这样沉默着,

陈二旦也是沉默,对姜皓月,他有些同情,从哪个角度他都同情姜皓月,虽然同情姜皓月,但是自从姜皓月杀自己那一刻开始,姜皓月就注定要死在陈二旦手里,

沉默着,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却是陈二旦先开口,问道:“皓月兄弟,不知道你和梦晚秋怎么样了,”

问到这个问題,姜皓月似乎难以启齿,想了想之后,这才道:“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草,你他玛还沒得吃啊,”金狮顿时就叫了出來,替姜皓月感到可惜,

不但金狮替姜皓月感到可惜,连陈二旦也为姜皓月感到不值,当初陈二旦遇到姜皓月之时,姜皓月那可是地地道道的高富帅,就连陈二旦都认为只有姜皓月能与梦晚秋般配,然而当梦晚秋进入飞仙宗之后,姜皓月就成一个痴情种了,还以情入道,成为一情尊,情尊倒是好听,但说起來却也有分可怜,

陈二旦沦为凡人,只有姜皓月能接触陈二旦,而后又被梦晚秋诱惑,顶不住这诱惑,姜皓月这才杀了沦为凡人的陈二旦,原以为上了仙界,可能姜皓月和梦晚秋走到一起,然而刚才姜皓月的话,证明姜皓月和梦晚秋还沒牵手,就像金狮说的那样,姜皓月还沒得吃,

良久之后,陈二旦感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

“是啊,”姜皓月也是感叹道:“从生若只如初见,,,”

陈二旦问道:“上一次是因为梦晚秋,那这一次呢,是谁让你來的,其它三人呢,为何沒出现,还是说你出手就已经足够了,”

姜皓月苦笑了一下,道:“你是个聪明人,又何必再來问我呢,你身份已经大白于天下,想杀你的人,不用想都知道,”

陈二旦笑了起來,道:“真是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

“是啊,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

姜皓月感叹着,开口道:“陈二旦,今天,你我二人的恩恩怨怨就此了解吧,你死了,不要怪我,我死了,你也不必可怜,就像你说的,这是我的选择,虽然你只有小乘太仙的境界,但我知道,你一向有越级战斗的本事,所以,也不用说我欺负你,我们二人单挑吧,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们自己解决,”

姜皓月说着,大手一挥,顿时这二三十人便四面八方散开去,而后消失不见,

虽然知道自己战胜姜皓月的机会并不大,不过陈二旦依然答应和姜皓月单挑,

二人说着,气场便拉开了來,

“陈二旦,加油,狮爷看好你,”金狮说着,悄悄扯了扯司徒淫雨的衣袖,司徒淫雨会意,二人也远离战场,消失不见,不知道是躲了起來,还是弃陈二旦而去,

如果姜皓月是中乘太仙,陈二旦还可以和他过过招,然而姜皓月可是大乘太仙的境界,足足比陈二旦高了两个小境界,当下陈二旦也不敢托大,况且这是生死战,所以在一开始,陈二旦便祭出了吞天剑,

姜皓月微微抬手,他的手上,一把月白色的刀幻化成型,一挥而出,朝陈二旦飞來,由小而大,越飞爆发出來的气息越强,强到让陈二旦震惊,然而吞天剑在手,陈二旦不惧,一剑斩出,剑气纵横,不出所料,吞天剑在手,和姜皓月交手,那是旗鼓相当,

这一招只不过是姜皓月的试探,果然,陈二旦确实有与他一战的资本,当下姜皓月发功,直接十分牛逼的仙术,他整个人身子冒金光,当即之下,天上地下在姜皓月的气息下,连天的爆炸,而后便看到一个个金色的符纹从姜皓月双手间不断飞出,像一只一只的小蝌蚪一样朝陈二旦涌來,这些符纹虽小,然而每一个都足以杀死一个小乘太仙,

脚下的山顶于顷刻间化为飞灰,陈二旦一飞而起,挥剑斩之,然而不知道是这些符纹太过独特还是陈二旦催动吞天剑的力度不够,吞天剑对这些金色的符纹影响似乎不大,纷纷冲撞到吞天剑上,叮当作响,

陈二旦挥剑斩之,然而还是让一些符纹穿过吞天剑的防御,逼近陈二旦的身体,当下一道道又粗又大的电芒从陈二旦身体内冲了出來,将那些符纹淹沒,陈二旦体内,那棵雷电小树摇曳,电芒不断喷发,然而几个符纹依然突破了陈二旦的所有攻势,击在陈二旦身上,顿时陈二旦的身体便被洞穿几个血洞,血水飙射,整个人飞了出去,

短暂的一击,陈二旦就不是对手,当场受伤,

陈二旦皱起眉头來,高了两个境界,始终是高了两个境界,这就是差距,

“呜呜~~~”

陈二旦催动吞天术

,无尽的吞噬之力涌进吞天剑,此时的吞天剑,整个剑身变得模糊起來,仿佛一张吞噬大口,陈二旦提着吞天剑杀了上去,

符纹现次飙來,不过陈二旦一挥动吞天剑,那些符纹虽然沒有被吞噬,但却承受不住这种力量,纷纷爆碎,陈二旦一冲而过,冲过无数符纹,逼近姜皓月,猛然一剑刺出,

吞噬之力太过汹涌,姜皓月皱眉,当下两只手掌一下子夹住吞天剑,他的体内,一个个符纹在流动,在轰鸣,在抵抗吞天剑的吞噬之力,而陈二旦,也是将不停地加大力度,催动吞天剑,

“嗡嗡,,,”

二人就这样僵持着,见到这个结果,陈二旦暗叹,姜皓月不知修炼这是什么仙术,尽然能抵得住吞噬之力,今天怕危险了,

然而下一刻,陈二旦愣在了原地,

……

拉萨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武威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沧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拉萨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武威治疗牛皮癣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