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山路弯弯江山文学网1

时间:2019-07-13 19:55: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年味扑鼻  弯弯的小河边,几个妇女正在洗刷着衣服。“胡箩卜泯泯甜,看倒看倒要过年”。村子里这几天逐渐热闹起来,腊月间了,外出务工的壮男强女多数纷纷归心似箭,一年到头也该回家来看看自己的儿女父母,尽一尽孝道,诉一诉儿女情肠,一家团团圆圆。翻了年又好出去打工挣钱过日子,总比呆在家强多了。  春嫂这几天一直在盼着丈夫回来,董成从深圳打电话回川中盆地老家说估计腊月二十左右回家,要看火车票好不好买,今天就二十二了,也还没见人影。正在沉思着的时候,不知从哪儿耍了回来,弄得泥股烧代的(满身很脏之意)董二来拉春嫂的手,  “妈,好久吃午饭,我饿了?”  春嫂见他额头上被什么划了一道蒲轮(印迹),还冒着血珠儿,又心疼又气愤的拷(敲)了董二两力科拽(用中指和食指弯曲敲头部)骂道:“你这背万年时,砍老壳的,又在哪里去弄成这个样子”  董二哇哇直哭:“斗(就)是同隔壁四爷的孙儿疯疯打打弄的”呜呜……  春嫂一手拉起6岁的董二就跑到四爷家,不问青红皂白冲着他已经满7岁的孙儿骂了一通:“你龟儿子还大些,不晓得让一下”,还顺手捡起一根黄荆条掺了几下屁股,这才解心头之恨,整得四爷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只好忍气吞声,不了了之。    2、伟哥真好  春嫂怎么不争董二,她本身原来生了个老大,十年前已经满10岁,那年夏天在河沟里去洗澡被淹死了,怄气不少,想来想去,后来又生下老二,还遭了超生罚款6000元勒。几乎一个人把他拉扯到这么大,好不容易。  董成是腊月26才到的家,拢屋(回家)已经是擦黑了,扛了一大口袋,给自己婆娘、儿子置了一些穿的、吃的、用的。董二把自己身上所有衣服脱了一个精光,抖堂(彻底)换上崭新的内外衣服,把爸爸买回来的吃的喽(吃)了一肚子,吃得虾鼓胀(吃得很饱),不久瞌睡袭来,硬要穿着新衣服上床,港港(一会儿)就睡着了。  妻子在收拾整理东西时,发现有一纸盒装的东西,上面还印着一男一女刚劲有力赤身脱体抱在一起的图画。  她问:“喂,老成,这是什么”?  “慢港(等会)你就晓得了,那是‘伟哥’”!他不无神秘兮兮地说。  “‘伟哥’是谁?看起他比你年轻多了,你还叫他哥啊弟的”,他扪倒好笑。她愈来愈纳闷,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也没有再多解释。  那一夜,她终于见识了“伟哥”是什么东东,还没见过这么凶的,可以说解决了所谓一年之痒的难题,但她还是疑惑不解问:“你可以不用它,按理说隔了一年没做事,你还应该凶些”?  “我主要是让那个更持久,免得久了没做,一下子就射了”  “你咋晓得这个凶呐”?  “嗯”  “那你在外头憋不住,朗格办”?  “恩,嗯”  “你,……”  “…,…”  两个都没有说话声音了,只听得鼾声如雷。    3、耿直微澜  老大(大年)初一,过年的气氛达到了顶峰。董二巴起来(刚起床)吃了三个汤圆一个鸡蛋,放了一阵烟花火炮,就搞打不赢(匆匆忙忙)问到爸爸要压岁钱,董成只好也理应从兜里摸了10元钱顺手递给儿子。儿子马上有点不高兴说道:“爸爸,你还没有伟阳爹耿直,别个每回来斗要给我20元,你一年才给这么10元,小气鬼”,这句小人口里无戏言的话,使得董成懵了,差点昏了过去。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你日妈要好多,滚回去,叫你妈给”!语言恶爆爆的,甚至有点愤怒。  母亲正准备收拾完出门到外面去玩,儿子一老站(用力猛)撞到身边,差点一捞蹿(趔趄)。  嘴里叽叽咕咕嚷着:  “爸爸吼了我”  “他哪门吼你”?  “他只给我10元钱”,小孩用鼻子说着话,哼哼唧唧地“我说还没有伟阳爹耿直,人家每次还要拿20元”  还没等儿子把话说完,她早就把手扬起,巴掌张得特宽,还是忍了,没有落在身上,只是一只脚重重地跺在地上,留下一个鞋印。  春嫂牵起董二,一步一步往院子里走,陷入了沉思。说起伟阳,他就是村东头的董伟阳,比起丈夫小五岁,与妻子娟子结婚多年至今未生育,平班人(平辈人)戏称他叫“阳萎”,他也不敢怪是他妻子的原因,他是典型的耙耳朵,生性憨厚老实。娟子是山区人比他小近10岁,当初还是划8000多元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年轻貌美,还上过初三,有点文化。前几年就闹着要出去打工,伟阳耽心她“飞了”,只好一起跟着出去挣钱。去年冬季,父亲生病卧床不起,别起(没办法)伟阳回来尽孝道,一边照顾父亲,一边种庄稼,虽然在家没啥搞头(没啥收入),又担心妻子飞了,但忠孝不能两全。  正想着,春嫂迎面碰上张大娘忙问:“张大娘,看见我屋头(爱人)董成没有”?  “哦,到对面山垭口大坟堡方向去了。”  抬眼望去,确实在那里。大坟堡坟墓林立,杂草重生,岁末年尾拜祭先人,烧钱化纸痕迹随处可见,坟飘在风中摇曳。  董成想起了那一年父亲去世时,缺人手。身为堂弟的伟阳帮了不少忙,四处张罗,还算丧事办得有头有面。儿子刚才一句话怎么就这么敏感呢?甚至还有点神经质,“每次来”不外乎经常帮忙干一些农活,应该感谢就来不及,还心多肺扎(心胸狭窄)。但他又一想,怎么每一次还要给20元钱跟娃儿,帮了忙还倒付钱,这就搞不懂了,他默默地念唠着:“有点乱,有点乱……”。  他也在总结自己在外面做得是否,常在河边走,未必要湿脚。  春嫂朝着大坟堡垭口,慢慢往上走着,愧疚之情油然而生。这一年里,作为一个妇道人家,哪堪重负。自己身体的确累得不行,多亏了伟阳。是他的勤劳帮助使她度过了难关,是他那纯朴善良打动了她的芳心,是他那久晴无雨的干柴点燃了自己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次、二次,双方变得更加奔放,精神也更加振奋,身体也更加硬朗起来,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个个日日夜夜。她很快从美好的回忆中解脱出来,今天她还要想法去安慰安慰自己真正的男人。  “哎呀,老婆子,你上来干啥子嘛”,他带着关心,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真诚,但还是看得出他头绪比先前理得顺多了,“你一年到头带娃儿这么辛苦,应该多去耍一耍”。  听了这话,妻子压在心头的巨石落了下来。知道他没有生气,或者是气已经消了,她也开始慢慢平静下来,若无其事地说:“你知道我辛苦,又当妈,又当爹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丈夫背上儿子,妻子肩并肩兴高采烈径直到3公里外赶集去了。    4、情深意长  过了大年十五,董成又融入了民工潮,回到先前那家深圳一中型私企打工去了。收入还算可以,除了每月给家里寄回300-500元,自己花销也不少,除了开支,还可以落得1000多元存银行,何乐而不为。他也在盘算不可能一直当个小班长就了事,能升一点更好。  再过一个月左右,就是董伟阳父亲六十大寿,可近日来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年前在市里面医院住了近三个月,还是没有多大好转,不堪经济重负,干脆出院回家拖病,靠乡村医生打镇痛剂针药止痛,来维系生命。娟子汇回来那点钱,只能是杯水车薪,一家人过得很拮据。  春嫂经常炖点汤来叫伟阳爸喝,补补身体,可他没有这个口福,食道癌只能一点一点直接用管子打进胃里。多病的妈倒可以尝尝,经常头昏眼花,只能在家做点家务,对春嫂这样有孝心的侄儿媳妇是赞不绝口。  伟阳父遗憾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还差两天就要做大生,偏偏就没有捱到那一天,走完了人生旅程撒手人寰。他还有个的遗憾,儿媳至今未生育,岂不要断了香火。将就准备做生的东西,操办了父亲的丧事,也算体体面面。  伟阳是个孝子,在父亲离开的日子里,成天陪着母亲,以解老来没伴的痛苦,使其母亲也得到稀许安慰。一晃三个月过去了,这天该烧“百期”(百日死期祭奠),嫁到邻县的两个姐姐(大姐二姐)也回来了,仪式完毕,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拉家常。大家一致意见:让伟阳还是出去打工挣钱为好,至于母亲照顾问题,请邻居特别是春嫂多费心,而且两个姐姐也可以经常回来看看。母亲还千叮万嘱儿子要到媳妇娟子那儿去一起干,到大城市去认真检查检查身体,盼望着早日抱孙子,钱挣多少到还其次。  伟阳走的头天晚上,他叫母亲早点睡,自己有事出去一趟,可能要晚一点回来。  “当,当当…;当,当当…”  春嫂听到这熟悉的敲门声,“一快两慢”,穿着一条短裤马上把后门打开将伟阳让进里屋。  没有开灯,他轻车熟路地摸到床上。一番云雨之后,两人屏住呼吸,窃窃私语。  “这回有好久没来了”  “还不是你男人回来了多事,另外近为父亲的事情你又不是不晓得”  “你说成哥猛些,还是我?”  “他如果不吃那个伟什么哥,没有你有力扎”  “他还吃那个,我其实不叫阳痿,我叫伟阳,比伟哥还壮阳”  “你不说我也感觉到了”  “我走了,你怎么办?”  “伟弟,我还是舍不得你走!”春嫂似乎在抽泣,声音细细的。  “今后我们也许还有机会的,春”,伟阳在宽她寂寥的心。  ……  第二天,董伟阳怀着矛盾的心情,踏上了南去的列车。    5、娟娟秋水  广州东莞市霓裳服装厂,五彩斑斓的布匹像一道道彩虹,流水线不停地转动。娟子身穿一套天蓝色工作服,正在制衣车间紧张地忙碌着。她看上去比在家年轻多了,水色好,眼睛水灵灵的,圆圆的脸蛋生就一副娃娃脸,很惹人喜爱。  她本是贵州黔边地区一个非常偏僻的山区农村人,家境贫寒,发蒙(上学)得晚,10岁才上学,18岁读初三时父亲一场车祸死亡,尔后被迫辍学在家劳作。在家她厌倦了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出门就爬大山,进一趟城往返要一整天的生活。六年前她跟随亲友外出广西来宾打工,误入传销组织,由于交不出入会费用,一个好心人借了3000元给她,将她赎出来,说另帮她找工作,结果这个好心人是一个人贩子,以8800元价格把她一下卖到四川中部盆地一个比她大近10岁的男人,三天就办了酒席,成亲结了婚。这个男人就是老实巴交,只知道埋头苦干像老黄牛似的董伟阳。董伟阳三十五六才结婚,以前媒妁介绍了好几个,都嫌人太老实,家里又穷,没搞成。这回四处凑钱,拉海账借了5000元总算如愿以偿。  刚结婚那两年,伟阳一点也不敢马虎,拉屎拉尿都要把娟子看到起,唯恐忽然哪一天不翼而飞,岂不鸡飞蛋打了,就是睡觉,一家人总要留一个人清醒,以免一觉醒来,来之不易的金凤凰不见了。  娟子当初也不止一次想到要跑。村子里像春嫂等一群妇人们,手指母怎能往外撇,给她做了不少工作,什么女人就要认命呐,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呐,伟阳人厚道可以供你一辈子呐。娟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听着过来人的劝,心里无比痛楚。那些大老爷们倒没有这么心肠好,难得好言相劝,动辄说些粗鲁风凉话:有什么了不起的,山里女人俏得到那里去。有些男人说得更直白:你敢跑,脚杆就跟你打断!  只有书读得多一点的董成是不一样,经常叫春嫂把她接到家里吃饭,给她讲人的生存之道,哪里都要活人,况且我们这些地方条件蛮不错,就是经济条件差一些,有机会也可到外面去发展,人要想开点,云云。娟子倒愈来愈对春嫂一家产生了好感,人在他乡,举目无亲,还有这等真正意义上好心人,倾诉衷肠,得到了无比慰籍。  渐渐地,“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在娟子的心目中生根开花。  有一次,娟子在一块包谷(玉米)地里施肥,人在里面见不到头,包谷苗郁郁葱葱,一片翠绿。四爷的鼻子不知道怎么这么灵,嗅到娟子的味道,鬼鬼祟祟摸到娟子身边一把将她抱住,在娟子脸上胡乱亲,娟子使劲挣扎,正要发出求救呼声,四爷腾出一只手马上将她嘴捂住,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时正好路过土边的董成听到有异样的声音,循声望去,地里有一团包谷苗在摇晃,感觉情况不妙,就跑了过去。四爷见有人来,就放开了邪恶的魔掌,反而倒打一钉耙厚颜无耻地说:“烧火(这里指公公和媳妇子间的不正当关系)不烧火,媳妇找到我”,娟子在旁边被吓得早就泪流满面,委屈得一肚子苦水吐不出来。董成气不打一处使骂道:“四爷,你这老不收心的,欺负一个外地弱女人”,并抑制不住顺手扇了老鬼一耳光,“我不是看到你是一个老辈子,非揍你一顿不可”。  老色鬼灰溜溜地跑了,对董成耿耿于怀,搅黄了自己的好事。  “好,好,娟子别哭了,起来”董成将坐到地上的娟子拉起来,娟子慢慢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土,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和衣裳,跟着董成缓缓走出地里。  “董成哥,今天多亏了你,不是你我可能没命了。”  “别这样说,又不是外人,挨邻则近(邻居)的。”  “我不知今后怎么感谢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要捞出去说,你觉得呢?”董成考虑到诸多因素,还是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摆(讲)出去为好。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多丢人喏。”   共 21825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请问做包皮手术的好处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知名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