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一场青梅竹马的爱情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0:37: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他和她的故事并没有被很多人知晓,因为那也许根本就谈不上是一段故事,没有惊心动魄的情节,没有让人缱绻悱恻的缠绵,没有一个大喜或大悲的结局。在这个年代有谁还会相信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那样平淡而青涩,却能让人永远铭记的爱情。  ——题记    这是一个属于江南水乡的平静小城。一条蜿蜒的护城河裹着满堤的柳树将小城一年四季都染的充满诗情画意。  她是出生在这片清秀意境里的女孩,称不上美丽,却也如这小城一般的清秀,一笑眼睛弯弯的,嘴角上扬成好看的弧度。他住在她家的对面,是清爽干净的少年,有着可爱的小虎牙和亮晶晶的双眸。    原本江南的女孩就应该说着一口细细的软语,留着长长而浓密的头发,文静又纤弱。她是这样的女孩,裙角飞扬,弹着一手好钢琴,在他对面的阁楼上捧着厚重的书,一页一页专注的读。他是一个淘气而胆小的孩子,并没有喜欢捉弄女孩的小乐趣,反倒是常常被人欺负的哭鼻子,年幼的她常常见到他的妈妈替他擦干净眼泪。  小学五年的生涯两人一起度过。她的语文极为出色,他的数学也高人一筹,老师便将两人的位子调为前后桌。不知是不是从那时开始,两人以后的生命便紧紧的系在了一起,也许这就叫命中注定。  肩并肩的上学放学,两人在路摊上买一串五香豆腐,一人一口吃着回家。小城总是下着雨,路面积满了水洼,他总是忘记带伞,只好和她共撑一把,过水洼时他狠狠的踩进水里,泥水就溅脏了她的白色裙子,她也不会生气,踱着穿着红色小皮鞋的脚反击他。两人一身湿的回家,双方的爸爸妈妈也笑的开心,只说定了娃娃亲吧。  那时的他们还不知什么叫娃娃亲,什么叫喜欢,什么叫在一起,只是傻傻的每天形影不离。  小学毕业,她因为演讲主持曾得了许多的被S初中招走,而他去了F中。她在S中的生活并不好,每天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往返于家和学校,没有公车只好步行,有时根本就顾不上吃饭,半年下来,她得了胃病。在一次胃部大出血之后,她的家人毅然将她转学,转在了有他在的F中。  转学那天,她穿着白色的小棉袄,一语不发的站在教室门口。因为在S中的那一场病,她的成绩并不理想,老师不太欢迎这个看上去总是孱弱的女孩进重点班,无奈她的口才天赋让校方垂青,老师只有收下她。她安静的一直站在那里,不敢走进教室一步。直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喜的大叫:“墨墨,你怎么在这里!”她回头,撞见满脸欣喜的他,“我转学了。”她看着他,开心的笑着。“在这个班?”他伸出好看的手指指着她面前的班级,她点头,“我也是在这班!现在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他一直大声地说着,直到老师阴沉着脸把她叫进了教室。  不久之后她就知道,他一直是生的身份,老师对他喜爱有加,他还是在数学方面很有天赋,几乎次次拿下年级的。而此时的她,大病初愈,成绩在这个重点班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这里并不是小学那个时代,任何的特长和奖杯都没有成绩重要,她一直是一个骄傲的孩子,她看着在她面前笑的一脸灿烂的他,忽然之间觉得失落。  他在那半年里搬了家,每天只能和她走短短的一小段路。她的成绩一直不见起色,不复了小学时的光彩夺目,又因为性格柔弱的关系总被班里的孩子欺负,她一声不吭,甚至在他的面前也越来越沉默。  初一下学期期中考试之后,她的成绩很不理想,较低的数学分数让她的排名掉到了中下。那个时候,她那身为工程师的爸爸因为工作出色被调去了B城工作,她一直很依赖爸爸,爸爸的离开让她难过不已。看着空荡荡的家里她忽然觉得自己不复从前的单纯和快乐。  他对此一无所知。那时,十多岁的孩子已经对情爱之事充满兴趣,两人密切的关系更是被众人关注。终于在有一天,班长当着全班的面拍手大叫:“薛涵墨,韩棹君说他喜欢你!”在全班的一片起哄声里,她转头看他,他站着,眼睛还是那么亮,略微害羞但充满笑意的看着她,她心里开心,脸上却显得满不在意,只是对他说:“放学以后你别走,我们得说清楚。”谁都明白,这句话就意味着关系的开始,他开心的笑着点头,她匆忙坐下拿起书遮住滚烫的脸。身后的女生暗恋他很久,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她配的上韩棹君吗?!”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卑不已,那是从她出生到现在从来不曾有过的自卑感和无力感,她已经不是那个到可以与他并肩的女孩了,也许,自己真的配不上他了吧。  放学之后,她急急的收完书包冲出了教室,留下发愣的他。就在她要踏出校门的时候,他追上了她。她抬头看他一句话都没说,眼睛里闪现出的是冷冷的光,他惊住,看着她头也不回的默然离开。从此两人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有一次学校组织去B城的夏令营,两人都报名前往。在B城的广场前团队大合影。合影之后是自由活动的时间,他和她都带着浅色的墨镜,她站在一棵古树下看着远远的在喷泉边的他,她心中难过低下头一会儿,再抬头时看见他也在看着她。就这样,两人相对无言,直到喷泉突然开启,水花溅满他一身,她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笑了,他也笑了,那个笑容至今还印在她的心里。  初三那年再次分班,两人被分开。那时她的家庭已经变得让她伤心不已,爸爸的常年在外让她和妈妈生活的很不开心,每天都要面对外界的人对“孤儿寡母”的欺负,妈妈的眼泪和莫名的欺辱已将她改变许多,她剪去了满头长发,收起了所有的裙子,开始变得渐渐强势,虽然成绩始终只有中等,也依然比较乖巧。却也没有人敢再轻易欺负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有一天,昔日的好朋友告诉她,他有了女朋友,是年级里成绩的女生。她笑笑,于他而言,能配得上他的女孩总是要,她明白,她是不可能处在这个位置上了。  回到家妈妈不知为何突然问起他,她淡淡地说:“他有女朋友了。”话一出口只觉得心酸难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看她如此妈妈也没多说什么,拍拍她的肩膀便离开了。  她终是骄傲的女孩,始终努力读书,和他考上了同一所重点高中。他与他的女朋友分手,两人依旧冷战。  高中里的她自知成绩不好,便决定要在其他方面出类拔萃。她混迹于学生会,广播站,担任学校一切大型晚会的主持,继续参加省级的主持演讲比赛夺得。到了高二那一年,她已经是学生里的三大巨头之一,而就在那个时候,他再次有了一个女朋友,并且是她的朋友之一。女孩成绩名列前茅,性格开朗,没有她那般的冷漠与阴郁,那时的她只穿黑色的衣服表情始终冷淡,偶尔碰见他时竟会让他有点认不出来,他惊讶于她的巨大变化,但也明白一切都回不去了,只能对她装作充耳不闻。  高中毕业,他考上十所名牌大学之一,去了Y市,而她留下复读。也许是在理科方面始终没有天赋,她的文科好得出奇,理科却烂的一塌糊涂,分数还是不高,第二年的分数也只上了二本线。在填写志愿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选择了Y市的一所二本学校。  临上大学前的几天,她在护城河边散步,遇见了他的妈妈,她亲切的叫:“阿姨!”他的妈妈半天才反应过来“墨墨!哎呀,都长这么大了!”她笑笑,不知该说什么好“也对,小君都长大了,墨墨也该长这么大了。”她继续笑着,心里难过异常,也许离她远了的不单单是他,也包括他的一切。“小君现在在Y市读书。”“我知道,我也在Y市。”她回答,他妈妈一惊,开心地说:“那就太好了,多去找小君玩,你两从小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还订了娃娃亲哦,记不记得?阿姨从小就好喜欢你,你们要好好相处啊。”他的妈妈拉起她的手放进自己的手里,仿佛幼时一般,她心生温暖又叫一句:“阿姨。”“小君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我也知道,可是我们韩家一直都喜欢你了,小君对不起你我们都知道。”他的妈妈柔声的说着,她看着他的妈妈不住的摇头:“没有,没有,阿姨你们多想了,那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我和小君只是很好的朋友。”他的妈妈看了她良久,笑着摸摸她的头说:“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你愿意的话去找找小君吧。”她看着他妈妈离开,心里想着四个字:“青梅竹马”。那是她次意识到他和她是一对青梅竹马。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她站在阁楼上细细的读着《长干行》。放下书,她走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重新变长的头发,一时无语,这么多年了,头发变长又变短,变短再变长;曾经他们相对的两幢老楼早就已经拆迁成为商业街的一部分;那个喜欢哭鼻子的男孩已经二十岁,变成了一个沉稳出色的干净男子,而那个裙角飞扬笑不露齿的女孩也已经十八,却是变成一个性格阴郁心理有些畸形的奇怪女子。也许什么都应该放下了,毕竟,古时温情浪漫的青梅竹马不适合于这个时代。  出发去学校前,她去参加一个好友的升学宴,那天她穿着夸大的白色上衣,一头长发直直的垂下,她带着宽大的深色墨镜站在酒店的小喷泉前,突然想起初二时的那一次两两相望,身后有一个男声响起:“薛涵墨?”她回头看见了一年不见的他,五官更加棱角分明,眼神里不再有当初的那种温柔和明亮,她只是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走进了酒店。这么多年的冷战他终是重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已经不再叫“墨墨”,而是“薛涵墨”,变了,真的一切都变了。酒席上人们在不停的谈论着他,说他和女朋友的感情一直很好,虽然两人不在同一个城市读书,可是双方因为成绩很出色,都准备在大三去英国留学。她坐在酒席偏的一张桌子上,静静的听着人们不停地说着,心里平静如水。的确,他和她再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大学生活。  从小就有艺术天分的她,随着年龄的增长气质和相貌越发的出挑,再加上性格的奇怪颇有神秘色彩,是很多男生追求的对象。而她似乎是爱情的绝缘体,不曾与任何男生有过密接触,始终淡淡的说一句:君子之交淡如水。甩开了沉重的理工包袱,她的文科如鱼得水,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有一次她被作为学校代表去他所在的大学作交流,那时她已经大二,他大三。交流会上她向身旁的学长问:“你们学校里是不是有一个叫韩棹君的男生?”学长告诉她他在学校很出名,是已经要去英国留学的保送生,学长又问:“你怎么向我打听他?好多女孩子都喜欢他哦,不过好可惜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两人感情很好,马上一起去英国。”她笑着点头说:“我知道,我们只是同乡而已,你也别告诉他我向你问过他,他不认识我。”  祝你幸福,她在心里默默地说。    回到学校,她继续自己的生活。拿出一本唐诗宋词选集,一翻开就看见了李白的《长干行》,青梅竹马……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微微一笑合上了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直到他飞去英国留学,在Y市里他们也没有见过一次面,没有联系过一次。只是有一次回到家乡过春节,在家乡的广场,她远远地看见向她迎面走来的他,她条件反射一般的躲进了暗处,避开了他。她不想让他看见现在的她,即使现在的她是这么的漂亮,可她始终没有勇气站在他的面前,在她的心中,他比她始终更高一筹,而这种差距她无法弥补,于是她选择了保住自己的骄傲,不再与他相对。她在暗处看见无数烟花飞腾升空,她笑了,他们的青梅竹马就这样散去吧。    有些事也许是真的命中注定。  她在艺术方面的天赋让她得到了英国一所大学的垂青,就在他去英国的第二年,她也坐上了飞往英国的班机。这时她二十二岁,他二十四岁。  去英国之前,他的妈妈来给她送行,。背着她,两个妈妈悄悄说:“墨墨去英国,还是为了小君吧,墨墨是不是还喜欢小君?“她听见了,笑着对她们说:”我不为任何人,我只为我自己。“  “就是,小君把墨墨伤透了,墨墨是不会去找小君的。”她妈妈生气地说。他的妈妈一脸尴尬。  “不是这样的,妈妈,”她适时制止“只是我和韩棹君再也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  他的妈妈看着她,她从来不会叫自己的儿子全名,此时“韩棹君”三个字从她的口中说出,想必是早已无奈了吧,他们也许是真的有缘无分,虽然双方家长都希望两人能在一起,无奈也只能顺其自然。  “墨墨,有机会去看看小君吧,在国外你们都不容易,”他的妈妈说“不管怎么样,你们还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她笑了,也许吧。只是没有《长干行》里那样的圆满和幸福,就是童年的一场王子和公主的梦吧。    在英国的生活她过得十分平静,几乎花了绝大部分的时间留在专业教室里看书,闲来无事便独自一人买一杯咖啡,走在梧桐大道上,嘎吱嘎吱的踩着落叶,抬头看穿过树叶细细碎碎的阳光。那是她已经抽烟数年,天天怀里夹着一包烟,心情阴郁的时候便抽。在英国她转为了戏剧表演专业,很多东西要重新开始学,巨大的压力让她的烟瘾急剧上升。依然是有许多的追求者,而她毅然全部拒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没有莫名奇妙的想起也在英国的他,家人问起有没有见到他,她也只是说没时间,她想快点学习完回国。   共 1257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的预后与病因有什么关系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