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郎春晖资本一定是敏感的

2018-10-30 11:58:53

易科技讯 6月18日消息,由易科技和易客户端联合主办的“2014易未来科技峰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本次峰会主题为“互联+改变世界”,探讨互联和传统行业融合过程?当中的新机遇和新物种,内容涉及新媒体、互联金融、智能硬件、智能汽车、旅游、教育、音乐等当前受业界关注的话题。以下是音乐圆桌对话实录:

郎春晖:非常感谢两位老师,因为宋老大是昨天从日本飞回来的,许老师是今天早上从美国飞回来的。谢谢二位。现场让我着重介绍一下,因为会场绝大部分是互联人,可能对两位老师不太了解,但我不太同意,因为宋老师经常上各个场合,您打造了什么明星请二位介绍一下,各位之前做什么,现在想要做什么?

宋柯:我介绍一下他他介绍一下我。环良老师是我们行业里很重要的一家公司海蝶公司的创始人,比如说林俊杰、阿杜、许嵩等还有许多歌手。另外他们在自己创业的时候比恒大还大。

许环良:宋柯的公司比如说推出了朴树、李宇春,他是恒大音乐的董事长。

宋柯:现在我还接手了一个不招人待见的音乐人,我们的音乐总监比较有名叫高晓松,他比较玩儿转互联。

郎春晖:介绍一下恒大音乐节,我是音乐节的粉丝,因为这是一种形式是音乐的2.0,让每个人有参与感,这么好的场合不做一个推广吗?

宋柯:恒大音乐是许家印老板以及和高晓松一起创办的,他觉得就像搞足球一样要搞音乐。我们跟传统的形态是不一样的,对版权的数字环境有要求。第二,我们要有一个新的概念B2B、B2C,另外一个是O2O。这个在于线上和线下的音乐界如果说在全国按照传统的方式当然还是是春秋领域也还算不错的一个平台,但如果进入这个平台,跟很多互联的音乐玩家在进行合作,主要的合作是数据。其实演出也是一样的,因为人要到那要有互动,并且希望分享,大数据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东西。第二,它颠覆了票务市场,去年我们还有一半是仰仗票务公司,现在我们在直接地售票了。尤其是互联音乐上的各种形式要更加好。

许环良:其实我在过去这么多年主要都是在做音乐人,中间很多时候其实都是在录音室里面做过一些艺人比如说林俊杰、阿杜,其实去年以后我之所以离开我初期的公司,是因为我觉得音乐产业走到了一个拐点了,它需要重新思考了。所以带今年1月的时候离开了海蝶我接触了很多互联的朋友,也接触了很多的友,郎总就是我的友。其实我觉得在互联化时代音乐产业应该怎么走呢?这个月我刚刚也成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我们的思路是这样的,我相信大家都说艺人经济,但一个人成熟了以后需要独立思考,所以我们新公司的原则是不接艺人只跟艺人合作,上个月有一首歌叫,是通过一个独立音乐人合作,发布这个歌曲,结合一些资源用一些传统资源不能做的事情在互联上发酵。接下来马上也有一首歌是叫《一点一滴》,这也是我们合作的案例,也是羽泉唱的,这个已经颠覆了传统唱片多重渠道的方式。

郎春晖:谢谢两位。这个大会的主题是跨界,我们讨论那个行业是值得对话的,他们建议说是音乐,所以把两位老师也请过来了,我发现今天三个传统行业的对话音乐放在了前面,肯定是你们睡着的老虎还是很害怕的。

宋柯:我看音乐怎么玩儿很有趣,音乐从互联一开始就一直排在前三位,跟黄赌毒基本上是并列的,但是这是在中国,但在国外互联音乐是很简单的并不难,因为它有强大的音乐公司的基础,因为那些音乐公司已经高利润挣? 很多钱,所以有非常强大的法务知识和话语权,既使是在互联上视为神的公司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所以他不得不求唱片公司支持IT产业,而且这个iTunes也不是非常好的,因为版权比例大概是20%、30%是低于电影的,但是在互联音乐里,乔布斯伟大之处是直接把内容分成提升到了70%。毫无疑问这非常地吸引大家,就把它变成简单化了,我只是分拆了,这样模式让唱片公司非常保守,他觉得我10块钱卖不出去,现在让我1块钱一首卖不出去,我以前是搭着卖的,现在分拆着卖我觉得是不是有问题。但趋势是明显地看出来,如果不这么做那么就确实会冲击到市场。所以唱片公司也就顺势而为了。当然包括到日韩这些同样和欧美一样的传统音乐盒唱片市场里,他们的过渡其实很平稳,但是在中国大概连续10年我们一直受制于唱片公司没有强势的法律地位。在中国如果你盗了一首歌,你只需要赔200到500块钱人民币,我这首歌律师费平均的诉讼费是200块钱,法院判我200块钱、500块钱,所以唱片公司这十年就是因为这个公司造成我们无法在互联上形成话语权。

郎春晖:我前几天跟海蝶CEO吃饭,他说他们在互联上分到的版权费是非常非常少的。关键是这零点零几还拿不回来。

宋柯:市场必须先要有良性循环,这就需要有一个重要的法律。在中国法律不支持这个,作为大家谁也不敢做这个,谁敢开枪向民说我要收费呢?

郎春晖:大家叫了很长时间说近一段时间在收费了,近有很多大的工作,比如说金牌大风,因为大家意识到有可能会有这样的问题。

宋柯:我说稍微八卦一点的信息,今年开始互联大佬们在音乐行业储备并且已经投出的资金大概在5亿美金以上。这里面包括了原来传统音乐万家B和T,A也进来了,资本是逐利的如果这5亿美金投进来,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我收的几百块钱的情况改变了,改成像快播这样的罚2亿美金,那我们这5亿美金进来要求在5年之内有回报我觉得10倍差不多吧,这些人投任何一个行业不会光看10倍的利润吧。

郎春晖:资本一定是敏感的。

宋柯:你看娱乐比较集中的创业板,创业板娱乐行业的平均市盈率这5亿美金会在这5年内变成多少亿美金,这是需要一个产能支撑的。互联大佬们是这个时代一个娱乐的土地。以前大家一年扔1000万美金的费用现在不是了,现在开始投版权第二是投APP平台。因为我个人感觉是这样的,其实互联音乐除了我刚才说的直接的利润不是判多少钱的事情,下一个问题就是? 谁能拥有杀手级的产品,这个杀手级产品是让消费者被迷惑的,可能我们现在需要这个。

许环良:其实我对宋柯说的大部分是认同的。有一天如果说中国版权制度健全的时候还是回到一个问题是内容到底有多好。互联的黄赌毒那怕是互联前三位也是有排名的,所以音乐还是内容是关键的,因为在开始的时候你的平台垄断是有效的,可是当你一旦版权制度健全的时候又回到了原点。比如说今天去到易云音乐或者说到腾讯音乐听歌,可能我常常听某个人的歌,他就推荐说你喜欢谁,这是所谓的大数据。在过去几周我跟国内的大数据的人聊过,所谓的大数据还过于粗糙,如果说过于粗糙其实是误导。比如说某某人有一个同学A可能喜欢听古巨基的歌,因为他不知道他喜欢的音乐是什么歌,如果都是抒情歌曲的话你可能出来的是张学友,所以大数据只是根据艺人来分的。我觉得数据还是过于粗糙了,大数据细化了之后会怎么样?我们知道很多音乐的技术有时候是有指纹技术,你搜索这个歌的前奏就可以知道这首歌是谁唱的。我们有乐器的配乐还有歌词是什么?这个数据在未来的音乐时代会成为未来音乐平台的回收方式。现在我们付了很多钱给唱片公司,可是到时候怎么回收呢?消费者一时间不愿意付这个钱或者说增值服务其实是少部分并不能支撑巨大的版权。我认为终走到音乐平台会回到大数据的时代,有时候这个音乐平台是更甚至的O2O,甚至可以取代票务,已经还是可以卖CD,因为很多粉丝是希望收藏的,但这个唱片是定制的,这么多人要我们才生产,所以就不需要有仓储和过去的渠道,把传统的大唱片公司生产的模式给完全颠覆了,这是我对未来的期许。

郎春晖:宋柯你觉得未来音乐人怎么可能用好互联的工具接着统治这个市场。

宋柯:我是一个很保守的人,虽然我也是学工科出身的,但近的争论又起来了,是内容为王还是渠道为王?我还是坚定的认为是内容为王。没有内容用户做不了好音乐,音乐也是一样,全中国的华语音乐市场特别简单,一年20首金曲占了80%的收入,还有一些是长尾的,还有80%的内容是被20%的人应用,但那个服务在。所以我自己觉得音乐人不用改,把歌写好就可以了。

郎春晖:有一个现象,比如说有那么多版权在手,你可以看到他在互联的数量还是很小的,远远小于凤凰传奇,典型的是用打歌造星的方式。

宋柯:这是一个误区,我觉得互联其实就是当年的铁路、电力、高速公路,我觉得它是基础建设,然后这些产品传输到这些点上怎么快速、怎么省事,当然它是时髦的,但我始终认为你不用在意,比如说你刚才提的问题,互联公司之前用很多人证明我帮你传播,今日也争论了这件事,在美国当年就是互联起到了作用,美国专门颁布了一个法案就是要区分电台在宣传这首歌和用这首歌获取商业利益。你来我这儿宣传打新歌付电台钱,现在我要去易打新歌可以付你钱,可是这首歌变成一个现实存在了,对不起你得给我钱了。所以这是一个区分。我只强调两点,,在中国到底什么样的方式更好?因为付费是不可能逆转的趋势,不来这个行业就死了,但是全世界人民都不允许音乐这个行业死,因为这个行业很重要。第二,如果付费了分成比例是多少?能不能达到像国外这样的,比如说现在电影42%、43%,现在是健康的,电视剧大概占50%。游戏大概是60%、70%,音乐现实的情况是2%,这个行业干不下去了,能不能达到40%,日韩甚至是达到了90%,所以音乐是很简单的,我觉得在中国应该很快会出现每个月包月费用在5到8块,基础音乐服务无限量的,这是比较符合用户的付费心理的而如果这个蒙实现这个行业还是有希望的,就是很简单的趋势。

郎春晖:过去几年所有人关注的是设备红利,现在这个时代更快速地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中国的经济上房价越来越高,年轻人很难在一二线城市买得起房,政治上过去20年年轻人基本的上升通道被堵住了,大家会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和金钱放在娱乐上,音乐也是娱乐的一种,所以现在娱乐业是突飞猛进。我也观察到很多的娱乐模式真的是copy日韩的,包括游戏也是如此,近可以说有1913等等都是copy日本AKB48的模式。我不认为这是艺人经济,我觉得是一种游戏模式,在游戏里养成一个小动物,但在现实生活中因为你给他投钱、投票养成了,我想知道有没有一些其他的日韩的跟音乐相关的模式可以在中国发展。

宋柯:没有。因为日韩特别有意思,这个领域是黑白两道支持、政府支持、黑社会支持,所以在中国你说我这俩都没有戏。第二,用户消费习惯AKB48没有戏。中国做男不做女,中国只有一个粉丝团可以选择就是高中小女生,他们追男生。在日本为什么可以,日本是这种组合的主力粉丝群是我这个岁数的怪大叔。

郎春晖:中国现在怪大叔越来越多。

宋柯:日本的怪大叔真的去现场支持,在座的各位宅男居多,你们敢去吗?说我去花500块钱跟她握手一下,在中国你会被骂死,可是在日本是很正常的。在韩国艺人经济完全是成熟的,它的模式是小孩子从十几岁开始养要签这个艺人10年、15年左右。所以中国娱乐还是需要黑社会。他是前十年都跟公司里,在中国的法律条件下这个事实也发生了,中国的艺员只要前10个月不行马上就解约了,所以我特别坚定的说没有。

许环良:其实日韩的模式,每个国家有不同的国情和民族的特性,我认为现在很多唱片圈跟风因为日韩流行就到韩国拍一个MV,这都是学人家的皮毛,我认为他们真正生成的东西是几点,是我们没法儿复制的,在中国只要韩国人没有做的我们通常可以做。

郎春晖:感谢两位老大,因为他们真的都是熬夜之后赶飞机过来的,之前宋老大还说互联人要打败传统行业首先要了解传统行业,首先这个会办的就不知道音乐圈,因为从来没有上午办会的,但他们还是很支持我们的,谢谢两位!

二手注塑机
马口铁徽章制作
办公家具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