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深圳多所学校存在隐形重点班西乡中学率先灭

2018-12-03 15:16:01

深圳多所学校存在隐形重点班西乡中学率先“灭了”,深圳

导读:“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关于教育改革的一句描述,恰逢这个时间点,深圳西乡中学身先士卒,重新分班,打乱存在已久的“大成智慧实验班”。“潜伏”

“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关于教育改革的一句描述,恰逢这个时间点,深圳西乡中学身先士卒,重新分班,打乱存在已久的“大成智慧实验班”。“潜伏”的重点班西乡中学率先废除重点班引起学生家长关注,调查发现多所学校存在隐形重点班超常班实验班奥数班××班“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关于教育改革的一句描述,恰逢这个时间点,深圳西乡中学身先士卒,重新分班,打乱存在已久的“大成智慧实验班”。深圳其他中小学是否存在开设重点班的状况?重点班屡禁不止背后深层原因是什么?为此进行调查。个案变革:西乡中学率先废除重点班11月17日,西乡中学对初二年级进行重新分班,废除原来存在的四个大成智慧实验班,此举遭大部分学生及部分家长反对。家长不愿让读重点班的孩子与“差生”同班学习,而普通班也有家长称突然分班影响学生情绪。“我们不反对分班,将重点班取消肯定是好事,只是在学期中间分班,似乎有点不合适”,学生家长王小姐说。还有家长追问:“为何不能提前通知并征求家长们的意见?”分班太仓促,通知到搬离仅一天半时间。至于分班原因,不少家长猜测是几天前期中考试西乡中学排名太低,学校领导临时拍脑袋决定分班。质疑、反对声音多,但校长执意分班,并澄清分班不是自己一时拍脑袋决策,而是酝酿已久的决定。该校校长罗玉平说,他在7月份接手西乡中学就考虑废除重点班,一直犹豫是期中考试后还是撑到年底。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更强化了他的信念,决定以此为契机分班,“废除重点班是依法治学,不需要征求家长、学生意见,如果讨论起来那就更影响进程”。南都了解到,西乡中学大成智慧实验班虽然名义上是“钱学森大成智慧教育研究与实验”课题实验的试点,但班内均是成绩的学生,集中了全校的教师资源,有变相重点班之嫌。谈及重点班弊端,罗玉平说,虽然有可能提高升学率,但显然不符合义务教育理念,不符合他的教育理念。不利于老师之间的良性竞争,竞争不公平,老师的教学状态就不会好。虽然分班不单纯是为了成绩,但他相信分班后学生状态好了,成绩自然就会更好。虽然初一、初二实现平行分班,但初三仍保留“大成智慧班”。“还是有顾虑,初二就有这么多反对声音,初三更不敢动。下次如果考得好,肯定是业绩,如果考不好,就是分班的错”,罗玉平坦言。固守:新华中学暂不取消实验班曾经有家长反映,龙华新区新华中学也开设有重点班,每个年级的15、16班都是,虽然没标明,但班内均是全校成绩的学生。昨日下午,南都来到新华中学,正对着校门的教学楼两块巨大广告牌写着“喜报”“升学率关外六区”“平均分新区”等字眼,足以看出学校对升学率足够重视。教学处主任汪林庚解释,开设的是“英语实验班”,并非重点班。实验班与普通班教学方式一样,老师水平没差别,区别是英语教学不同。全社会都看重升学率,学校开设实验班多少会有升学率方面的考虑,但不是因素,还会考虑教学气氛等,“现行情况下,不考虑升学率是不现实的,关内关外教育资源本来不均衡,关外的学生很难与关内学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实验班很低调,教育部门也并不知道新华中学有英语实验班,“这是我们内部的教学,没有必要上报”。实验班实施两年,目前只有初一、初二。汪林庚表示,不少家长是支持的,他们认为实验班的存在更能促进竞争。至于会否撤销实验班,汪林庚说英语实验班若收到成效就会推广至全校,否则才考虑取消。目前,学校没有关于撤销的讨论,因此会按原计划继续施行。调查明令禁止,隐形重点班仍存在深圳教育部门一再重申,学校要取消“超常班”、“重点班”、“奥数班”。现在,“奥数班”基本消失了,但“实验班”、“超常班”并未因此而绝迹,很多变相存在于关外学校。去年9月,翠园中学东晓校区一名老师自曝,该校初一新生共分10个班,其中2个“重点班”,4个“次重点班”,4个“平行班”。同年12月,宝安文汇中学初三学生家长发帖称周六补课学校只对班上前20名,布置作业也有区别。近日有家长反映,深圳第二实验学校初中部10月27日开始给部分初三学生补课,补课的100多名学生均是成绩排名靠前的“好学生”。昨日,南都采访深圳多所学校发现,虽然国家明令禁止重点班,但“隐形重点班”仍存在。“尤其在一些学生学业水平差距比较大的薄弱学校,受功利心的驱使,为了追求升学率,会变相设置重点班、非重点班。”从教20多年的老师透露,一般而言,开学前,学校会安排一场摸底考试,成绩是分班的重要依据。重点班的学生是分班考试中成绩靠前的学生,“平行班”的学生,年级排名差不多在300名以外。分班工作大多开展得很低调,学校不会明确公布分班等级差异,即使是一些内部教师,也很少从校领导口中听到“重点”与“平行”字眼。但是,在开学前分配老师时就显而易见,通常“重点班”集中年级主任、备课组长,师资阵容明显“豪华”很多。该老师说,无论是学生的“择校”,还是学校的“择生”,都是对义务教育中公平原则的破坏。探因中考不改革,重点班难以根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有分重点班、非重点班的吗?“有!”在深圳教书多年的田国宝肯定地说,多年来“重点班”饱受诟病,但“屹立不倒”,背后原因值得深思。道理很简单,中考摆在那里,到处是竞争。学生与学生竞争,学校与学校竞争,区与区竞争。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能杜绝重点班?现在市、区对重点班查得很严,但学校有很多对策,很多是隐形重点班。“有些偏弱一点的学校,生源多是外来工子女,成绩层次不一,为学校升学率‘保底’,可能会设立重点班,因为在大多数家长眼中,看一所学校好不好,就看升学率高不高。”南山区教育局心理教研员刘道溶说,她给老师培训,会看到个别学校宣传栏写着“本校多少名学生考入某某重点中学”,此乃老师带头在热捧重点学校,宣传方式不可取。很多家长透露学校有重点班或隐形重点班。另一个重点班“推手”来自政府部门,深圳各区、各街道对中考态度不一致。“有的街道办会对辖区内中考的学校进行奖励,其实这就加大了各校间的竞争。”田国宝说。市政协委员朱克恒曾分析,重点班屡禁不止根本原因在于现行教育体制与规章制度之间的矛盾。硬规定面前,学校暗箱操作办重点班,家长们则硬着头皮让孩子挤进重点班。要根本上解决问题,首先需要从教育体制改革入手,只有配套制度跟上了,重点班才会自然瓦解。

自动进料粉碎机
美孚600XP
有线烟雾报警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